十月之季

边城诗社:


文/ 青慕


秋寒带走鸿雁
冬暖留下云雀
有机缘的终相遇
留不住的成往昔


东风开出红花
西风哼成山曲
最勇敢的少年郎
最静韵的青姑娘


春花落入秋水
夏日照进冬泥
性相近的常相依
心相知的易分离


篱笆圈起青春
岁月翻犁红尘
种红豆的会结果
种相思的无尽期



疯子:

云端

疯子:

有时候梦是我们的虚像,还是我们本身就一直活在梦里不愿意出来?

疯子:

不老梦

洗衣机它转疯了:

这一刻起,我的悲喜无论是否简洁单纯亦或是肮脏可怕,都与你无关。

要用自己的双手十指紧扣住微小的幸福。

那些飘渺的爱都是擦身而过的可望不可即。

洗衣机它转疯了:

雨会下雨会停,

庆幸自己不是生活在常年阴雨的城市,

虽然一阵雨后也许马上就是铺天盖地的热气。

这个城市不会出现害怕阳光的吸血鬼帅哥,

我也没能见到被不知道是否荷尔蒙过盛倒置眼睛通红有着獠牙的生物。

三月的最后一天,这是下雨的第几天。


weekto:

火烈鸟

司马摄影:

高台凝望

钱忆-语飘:

画星星的人

© 小孩小孩你别馋 | Powered by LOFTER